諮詢熱線:18681822227 / 18681820008 / 400-0029-112
新闻资讯
Encyclopedia of hairy crabs
推薦信息
中國醫院,即將進入第三次洗牌期
瀏覽人數:755人    时间:2018-11-28

         第一次洗牌:以院系調整爲契機的大範圍調整

       中国醫院的第一次洗牌發生在20世紀50年代解放初期,國家對高校進行院系調整,醫院也進行了拆分。

例如,現在的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前身是國民政府設立的中央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解放後原中央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的人員便被派往西安西京醫院工作;而原位於上海的同濟大學醫學院也整體搬遷至武漢組建了中南同濟醫學院,先後更名爲武漢醫學院、同濟醫科大學,如今是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解放前的上海震旦大學醫學院和聖約翰大學醫學院合併成上海第二醫學院,即現在的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

       此外,在解放初期,教會醫院也經歷了調整和合並,如今的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博濟醫院)、廣州市第二人民醫院(柔濟醫院)、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廣濟醫院)、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盛京施醫院)、寧波二院(仁澤醫院)、台州醫院(恩澤醫局)等均是教會醫院發展而來。

第二次洗牌:以規模擴張爲特點的醫院高速發展

       20世紀90年代後期至今,醫院迎來了第二次洗牌的機會。這次洗牌,醫院主要以規模擴張和服務能力提升爲主要發展動力。

不少醫院吃到了規模經濟的紅利,駛進發展快車道,導致中國的“超級醫院”井噴。中國第一家突破4000張牀的醫院應該是華西醫院。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在15年前(時名“河南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與河北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體量相當,但發展至今,鄭大一院的規模已然翻了幾番。目前,我國實開牀位數在5000張及以上的醫院有11家,分別是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最近裁減之前)、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徐州市中心醫院、安徽省立醫院、武漢大學人民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華中科技大學 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而牀位數在3000張及以上的醫院已經達到了66家。

       在《別了,規模醫院》、《規模醫院如何向質量醫院轉型》等文章中,指出“中國醫院規模化發展將進入尾聲,目前正在進入‘價值醫療’的轉型階段”。設想,未來多院區超級醫院的總院一定是大型綜合性醫院,而分院可以分拆改建成專科醫院、比如腫瘤醫院、心血管病醫院、糖尿病醫院甚至康復醫院,也可以改建成各具特色的大專科小綜合醫院。這樣下來,每個分拆後的醫院都有自己的專業特色,有自己的發展空間,必定會以質量爲先,而不是以規模爲重。原來上海新華醫院浦東分院,後來獨立爲上海交通大學附屬上海兒童醫學中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該中心目前是國家級兒童醫學中心。

       2018年9月徐醫大附院宣佈主動削減牀位1000張,實現全院零加牀,這正是從規模化的發展道路轉型爲以質量爲先的思路。10月9日,國家衛健委發佈了《綜合醫院建設標準(修訂版徵求意見稿)》,通過區間控制對綜合性醫院的建設標準進行了靈活調整,有利於綜合醫院摒棄以牀位數爲中心的規模化發展思路,轉向以質量爲先的發展。

       第三次洗牌:信息化建设助力医院“彎道超車”

       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预测:医院在未来10年左右將迎來第三次洗牌。而第三次洗牌離不開這五個字“雲大物移智”,即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移動醫療和智慧醫療。“雲大物移智”的發展將使得精準醫學、“去時空”醫療、機器人護理、全生命週期健康管理等e時代手段成爲可能。

例如,安徽省立醫院和科大訊飛合作成立的安徽省立智慧醫院(人工智能輔助診療中心),對接安徽省醫學影像雲平臺、安徽省立醫院醫聯體遠程會診平臺,正式接入省內41家縣級醫院;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成立的廣東省網絡醫院自建立至今的3年內已接診逾1000萬人次,通過人工智能推動了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廣州市婦女兒童醫學中心通過互聯互通、AI技術、EMR+HRP全面提升醫院的運營管理。

       信息技術發展的速度是非常迅猛的,醫院面臨的發展窗口期將更爲短暫,且將面臨更大的競爭。在未來第三次洗牌中,與“雲大物移智”關係愈發緊密、信息化建設愈發完善的醫院將在競爭中攀爬上升,實現“彎道超車”,成爲第三次洗牌的勝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