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詢熱線:18681822227 / 18681820008 / 400-0029-112
新闻资讯
Encyclopedia of hairy crabs
推薦信息
一個好醫院的標準是什麼?
瀏覽人數:584人    时间:2018-11-28

       爲什麼我們不相信醫生了?爲什麼醫療改革問題成爲幾乎所有人都很難滿意的事情——而且不論在醫患哪一方來說都是如此?

       醫療是一種特殊的服務:我花兩千塊錢買一臺電視,這個電視大概什麼質量、性能,我心裏有桿秤,很容易判別出來是不是朝我多要錢了?收費是不是合理?但是對於醫療來說,相對於它那個服務來說,他有時候坑了我,我都覺得他對我很好。他有時候其實對我很好,我反而不理解他。這是很正常的。

比如說有一些老年的癌症(患者),本來其實就無藥可救了。但是,有的醫生可能告訴你無藥可救了,回家吧,你可能覺得不好;有的醫生可能讓你再花個 100 萬,浪費(錢)撒進去,你反而覺得這個醫生很盡責任。正是因爲有這種信息不對稱,醫療行業還有一個特殊的地方,不知道對這個服務怎麼定價?你不信任我,我不信任你,怎麼辦?這會有什麼結果呢?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

       它很自然地會帶來一個比較強的管制需求,需要一個第三方力量。而這個第三方力量介入了之後,監督醫生超額收費。你朝我多收錢了?我不知道,但這個監督性力量可能知道。這個第三方力量可能形成制約。

       這種管制力量可能解決了(醫患之間)的信息不對稱,讓我們達成交易。但還有一種可能是什麼呢?它吃完原告、吃被告,最終陷入惡性循環。它對醫生也形成了管制,對我也帶來了很多不便措施,讓(醫患)之間形成一種惡性循環。


       它成了一個獨立利益羣體。第三方這種利益羣體的存在,好像又讓人們覺得離開它不行似的,它是在幫我們倆。事實上它是在幫我們倆嗎?實際上是它讓我們倆的情況搞這麼糟的。我們本來 100 塊錢可以達成交易,(變成)它要收我 50 ,我要出 150 ,你得不到 100 ,你也要給他交租金,可能就變成這種情況了。

遏制管制慾望的辦法有多種,其中一個就是建立信任。這就不止是一個經濟問題,而是一個社會和社會評價體系的問題。

     日本很缺醫生。相對於需求,它的醫生數量不多。從醫學院開始,它供應出來的醫生,數量非常有限。然後每個醫生特別敬業,日本醫生比其他地方醫生工作時間要多得多,但是日本的患者去醫生那裏看病,從來不懷疑醫生。它通過它的行業自律,通過它其實很奇特的一些規制,讓大家對醫生這個職業有很強的信任。你信他就行了,別想那麼多。他通過他過去長時間聲譽的積累,讓(患者)覺得他是值得信任的,他不會欺騙你。(日本)通過這種方式來解決了(信息)不對稱的問題。

       因此说,一个好醫院的標準是什麼?是在制度、價值觀、意識形態這些問題背後,是否具備更多的向善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