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詢熱線:18681822227 / 18681820008 / 400-0029-112
新闻资讯
Encyclopedia of hairy crabs
推薦信息
公立醫院掀起互聯網醫院建設潮,民營醫院如何自處?
瀏覽人數:125人    时间:2021-04-21
目前全國建成互聯網醫院已經超過1100家,據調研數據,這其中參與方來自公立醫院的佔比69.5%,民營醫院佔比僅6.2%,其他機構佔比24.3%。

一邊是頭部醫院扎堆上馬,一邊卻是服務量的匱乏。有業內專家提供的一組數據顯示,北京一家委屬公立醫院一年的網絡服務量僅有1000例左右。

自2020年後,中國公立醫院掀起一波互聯網醫院建設潮。這勢必要對民營醫院造成一定的業務擠壓。面對“來勢洶洶”的公立醫院,民營醫院如何應對?站在風口的互聯網醫院熱度,還會持續多久?

01
業務看似雞肋?
目前中國互聯網醫院業務看起來仍有些“雞肋”,所能提供的服務較爲單一。

認爲目前互聯網醫院還存在三大侷限:一是線下業務的複製,簡單的線下模式搬到線上;二是集中在輕業務模式,大部分以輕問診爲主;三是沒有形成業務閉環,線上線下沒有全部打通。

也正因爲互聯網醫院所提供的服務有限,導致很少有患者買單。目前大醫院互聯網服務量平均一天兩百例左右,小醫院肯定更少。

現在每家公立醫院的互聯網業務都是在賠錢。但他們不在乎,因爲任務要求,也因爲大家都在做,大趨勢裹挾下,公立醫院都紛紛開建互聯網醫院。

湊熱鬧的一些醫療機構在其互聯網醫院長期沒有帶來較大盈利後,也會打退堂鼓。一家三甲醫院院長說,他們醫院建設互聯網醫院主要是因爲上級要求,疫情帶來的熱潮過去後,這部分業務也許會被擱置。

公立醫院建設互聯網醫院的熱潮是否會持續下去,誰也無法判斷。但從目前來看,公立互聯網醫院的加速建設,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核心醫療資源緊張和疫情之下醫療服務難以開展的壓力。

02
醫生經濟回報並不高
經過一段時間的運營發展,互聯網醫院將延伸核心公立三甲醫院的服務半徑,對民營和下級醫院形成業務擠壓,也影響部分在民營醫院多點執業的公立醫院醫生精力分配。

醫生參與公立醫院互聯網醫院的經濟回報十分有限。以一個公立醫院的50元/次網絡接診費爲例,這些錢對醫生的吸引力不高。

民營醫院爲醫生支付的多點執業費用要遠遠高於50元,但這不意味着民營醫院的線上執業不受影響,因爲民營醫院的網絡接診費同樣不高。

精神科主任醫師唐醫生是在線上線下同時接診的醫生之一。晚上7點左右,唐醫生剛剛結束在醫院的工作,他又打開手機登錄另一家醫院,“一般都是走在路上、公交車上、中午休息及晚上睡覺前,利用每天的零碎時間在網上接診。”

從這些瑣碎時間裏,唐醫生一天大約能在線上接診5個患者。他們大部分是掛不到號或者路程遙遠的複診患者,還有一些是涉及到私密問題的、有病恥感的患者。每天5個網絡患者,並沒有爲唐偉帶來太多經濟利益,他也認爲錢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互聯網醫院能爲患者就醫帶來便利。”

03
找到流量與匹配患者
從2020年3月初敲定想法,5月中旬搭建好系統,6月底申請到牌照,再到8月1日正式運營,醫院成長速度非常快。截至目前,醫院的網絡服務量每個月在以20%的速度增長。數據增長的背後是醫院患者的黏性增加,患者即使不來醫院,也可以在網上和醫院醫生溝通交流。

隨後其依託互聯網醫院,2020年度線上獲客共計2.2萬,同比增長285%;線上成交額400萬元,同比增長367%。

從這一方面來說,互聯網醫院成爲民營醫院的有利獲客方式,也有利於提高患者黏性。在此之前,很多民營醫院要依靠購買廣告等方式實現流量轉化,但效果並不好,而建設互聯網醫院能成爲他們獲得流量的更好機會。

當需求更加多元的患者聚集到互聯網醫院,這對於推進醫院持續做好線上運營、提升服務能力也很大幫助。

自營互聯網醫院能很好凸顯醫院的品牌實力和專業性,也能更好營造自身差異化的服務,深度運營維護目標客戶羣體。依託成熟的在線系統方案,穩紮穩打建立屬於自己的互聯網堡壘,打好下一階段的陣地站,不失爲民營醫院經營者明智穩健的戰略選擇。

如果說民營醫院更多需要通過互聯網醫院解決流量不足的問題,大型公立醫院則需要通過互聯網醫院爲線下匹配更精準患者,而不是搶奪患者。

大型公立醫院互聯網醫院最好的發展方向是精準匹配患者以及線下資源的更好利用,搭建好遠程醫療平臺,將民營醫院和中小型醫院鏈接起來。通過轉診從而精準匹配患者,重大疾病他們接,疾病後期的照護服務,他們指導其他醫院去做。

04
民營醫院,還有機會嗎?
目前民營醫院在數量上早已超過公立醫院,但其自建自營互聯網醫院數量卻遠遠少於公立醫院。

究其原因,民營醫院自營自建互聯網醫院服務,會帶來額外的建設成本,背後也往往沒有巨頭支撐輸血,更多需要依靠自身運營來支撐信息化建設。

互聯網醫院建設強調的是實體醫院的信息化能力、資金及人員投入能力。自建互聯網醫院是一個較爲複雜的過程,僅系統搭建就要邁過多個環節該系統要實現在線預約掛號、在線支付(第三方支付、銀聯支付)、報告查詢、網絡門診諮詢等業務;同時要與院內HIS系統完成對接,實現業務層面與數據層面的閉環;最後要打通政府平臺專網,保證互聯互通,並將業務數據上傳至監管平臺接受監管。

從前期探索調研、到協調各類人員參與,從與政府機構對接、到系統調研採購,從系統技術研發落地、到驗收通過取得牌照及後續運營推廣,整個過程可謂千頭萬緒。

對此,有專家建議,民營醫院可以和第三方合作,通過購買服務共建互聯網醫院,前期投入少些也無妨,後續再不斷髮展完善。

目前,實體醫院想要切入互聯網醫療有三種模式,一是獨立設置,這對醫療機構來說門檻比較高,不僅前期投入大,對團隊的要求也更高;二是直接入駐省市搭建好的平臺,成本很小,但功能等較爲簡單;三是與第三方科技公司共建。

05
過渡階段,如何安全度過?
民營醫院一方面要通過互聯網醫院提供差異化的優質服務,另一方面要通過合理利益分配激活供給端,爲平臺明星醫生或者多點執業醫生打造個人品牌,通過自主定價、評價機制、商保接入、更高值高效的處方藥接入等方式創造經濟激勵閉環反饋。

公立醫院發展互聯網醫院更多是政策引領,而民營醫院要以發展引領。“互聯網醫院的建設,只關乎公立醫院發展速度,卻關乎民營醫院的生死存亡。”這對民營醫院更是一個實現換道超車的機會,民營醫院更要抓住機遇,效率要更高、更快。

機遇來得快消失得更快。互聯網醫院終將是一個過渡階段。“就像以前大家總提網上銀行,現在都不提了。”醫療最終可以融合到整個服務場景中,沒有必要再去區分線下線下。

互聯網+醫療的未來,是一種融合,也可以稱之爲醫療在線化:醫療服務通過線上線下一體化的無縫銜接,全過程實現在線化管理和服務。

無論互聯網醫院最終走向何處,但互聯網向醫療行業滲透已經成爲必然趨勢。在這個過程中,民營醫院能否抓住互聯網的機遇實現換道超車?讓我們拭目以待。